肖峰:回忆老师梅尔尼科夫与中国的深厚情缘
合肥在线   2011-08-10 12:04   稿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前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肖峰

 

 

梅尔尼科夫老师是一个非常大胆有独立见解的艺术家  

 

那个时候我的老师就是梅尔尼科夫,我们在苏联学习的时候,学了六年,我们在国内已经大学毕业了,而且有一些是讲师,有一些是教授,那个时候到我们班里来已经画得很好了,我们班里有一个学生第一张是画静物油画,第一张就被俄罗斯博物馆收藏了,当时我们开玩笑说小谢洛夫,天才,他已经画了十多年的油画,很自如,同学也关心我们,帮助我们改画,教我们,我们也很争气,五十年代为祖国而学习,为我们中华民族而学习,尽管我们水平比较差,但是一年、两年我们逐渐赶上了,逐渐成为班里拔尖的,过去他们给我们改画,后来我们给他们改画,老师也很看重我们,跟我们亲切交谈。


梅尔尼科夫是一个非常大胆有独立见解的艺术家,他说你自己画你的画,不管别人怎么说,他举了一个例子:梅尔尼科夫的毕业创作《和平的原野》是得了斯大林奖的一个作品,但是你要知道这个画当初是怎么回事?当初画的时候列宁格勒要评选到莫斯科全国展览的时候,被他们的初审评委拒之门外,是我自己送去到莫斯科的终审组委会,后来入选了还意外的得了斯大林奖。他告诉我们你认为自己坚定的东西,该怎么做就大胆地去做,艺术就是下判决的时候,正如中国画一样,一笔下去,齐白石的一笔就是一笔,而不是犹犹豫豫的,这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说梅尔尼科夫每画一幅画的时候都要跟我们讲为什么要这样,他说这个要锻炼我们的色彩能力,要锻炼我们的造型能力,只有这样的训练才可以。所以他要求苏联的教学继承了俄罗斯的传统,他要求严格,严格之前,画画之前叫你要有一个思考,你对这个对象要有一个认识,培养画家不是一个匠人,不是一个机器,要有感情的有感而发,所以我们从画的写生,画模特都是能够很有见解的,下判断来画的,所以在于苏联的学习的过程受益匪浅。


有的时候节假日我们还跟着苏联的老师,像我们的工作室有是苏里科夫,就是苏联列宾美术学院的院长,他是教授,梅尔尼科夫是他的助手,教授级的助手,有的时候把我们请到家里去,把我们当作中国朋友,跟我们谈有什么想法,我最难忘的是我画毕业创作的时候,他说你是中国人,你画你们中华民族有五千天的文明,有五千年的文化,我看到齐白石的绘画,看到潘天寿的绘画,你和潘天寿他们都在一个学校,能不能不是模仿中国画,油画就是油画,而不是中国画,但是他的精神、他的气质能不能吸收,你应该考虑你的毕业创作能够画一画具有中国气质的东西。当时我画毕业创作的时候画一个叫《辞江南》,就是新四军根据重庆谈判,要撤回到长江以北,江南的百姓依依不舍的送别的情形,他说你这样的一个很有悲剧色彩的构图,再加上大江的雾气,又表现得有墨色的感觉,所以这张画画好了以后,毕业创作的时候是约干松来但评委会主任,他们帮助我答辩,就体现了中华民族民族特色的东西,他们很高兴,可惜这张画后来被苏联卖掉了,他跟我说找不到,实际上拿到莫斯科以后就不见了,听说到美国去了,我到现在这张毕业创作都找不到,我只能用一个小的照片放大,那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梅尔尼科夫与杭州的特别情缘

 

从60年回国以后,我们中苏关系破裂,我们就很少联系了,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开始联系,八十年代初,86年,87年我们到苏联去访问,见到我们如见亲人一样,听说你们已经死掉了,听说你们都不在了,想不到还在,后来我担任浙江美院院长,中国美院院长,两次到苏联,作为我们国家的文化教育代表团去访问,见到我都高兴,第一次老院长还没死,梅尔尼科夫亲自陪同,路上他说我的好学生来了,我怎么能不陪同呢?他说中国了不起,中国好在哪里呢?你们旗帜还举得高高的,马克思主义旗帜,但是你们干的都是资本主义的优点都吸收了,你们内部不打架,他说文化艺术也很好,你们把在苏联学习的东西都拿回去了。
 
后来我请他来中国几次,他身体都不好,九十年代初我就把他请到中国来了,因为我们每次去人都给他带东西,那个时候没有什么东西可带的,茶叶,我们的补品,我说87年、86年我去了,我就讲恢复青春的,你现在年纪大了,要年轻就吃这个,他说感觉我是年轻多了,我自从吃了这个药以后,精神也好了,也能活动了,他就决定来,那一年大概是苏联解体的那一年,他跟我讲我是苏维埃代表,人民艺术家,要请假很难的,我说找个理由,他说就说我有病,到中国去治病,我要吃青春宝,就过来了。我把他请来了,我们这儿开的研讨会,陪他参观、访问,我们在这儿进行了很多交流活动,也给学生指导,后来他在全国活动,在我这儿时间最长,他说我这儿最自由,西湖这么美,几乎不想走了,特别是他的夫人特别高兴,我们陪她到乌镇、西塘这些地方,富春江去转,她很高兴,她说我这一生当中最愉快的就是在你们中国度过的。那个时候他说我想不到你们的经济条件这么快,文化也是这样丰富,所以他说我没有东西来报答你们,我的画也不可能带出来,带出来他们给我限制,我在这儿画,管不了我,他当场画了一张这个画,一天半,他说你是我的学生,我得让你看看我画画的全过程,这样开始的,画布给我准备好,钉画布、挤颜色开始,我们都干活,然后他说你已经毕业了几十年,我是60年毕业,他是九几年来的,四、五十年了,画好了以后说做纪念,其他东西太重,不能带,我的速写带了很多,就送你们一批速写,他非常客气,因为在87年、88年我到苏联的时候,除了带青春宝,带中药给你,带茶叶以外,我也不知道你现在需要什么东西,他说没有什么需要的,我的生活饿不死,现在穷,俄罗斯穷,我说丢个一千美金给你,他认为不得了啦,但是苏里科夫教授一百美金一个月,苏联的将军,莫斯科大学的校长也是一百美金,正好我们碰到一个美国朋友,当年在五十年代是中国苏联空军专家组的组长,一个将军,他也是一百美元,那个时候才一千块钱左右,很穷的,所以我丢了一千美金给他,不得了,一年的工资,他说我这个要送给你,还有同学送的,送了很多速写,非常有激情。雅昌艺术网:谢谢肖老师。 

 

 

编辑: 张艳




梅尔尼科娃:我的父亲梅尔尼科夫(2007-10)
全山石:从大自然中寻找诗意的灵性(2011-04)

上一篇

下一篇

肖峰:回忆老师梅尔尼科夫与中国的深厚情缘(20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