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邱瑞敏

 

       沙爱德先生是一位酷爱俄罗斯油画的收藏家,常往返于上海和圣彼得堡之间找宝,他也是个热心人。

 

       记得他在二零零八年盛夏,他来找我,很激动的讲述了他与列宾美术学院教授们交往的情节,同时他很有心的关注那里的一批中国留学生。似乎他更象是一位“伯乐”,向我推荐了一位优秀学生王剑锋,他的作品在该院获得了素描大奖。我看了沙先生带来一些王的作品之后,我感到沙先生是有眼力的收藏家。我便建议他来我们美术学院报考博士生,作进一步的学术深造,更好的发挥他的艺术潜能。同时,我把沙先生留下的王的作品集给了汪大伟,朱国荣,潘耀昌,章德明等教授们看过后,都证实了沙先生的眼力。

 

       那时,王剑锋仍在列宾美术学院梅尔尼科夫工作室攻读大型纪念碑式绘画的研究生学位,将于二零零九年毕业。在沙先生的建议下,他在网上报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二零零九年的博士生。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他千里迢迢从俄罗斯赶到上海赴考,不出所料他的成绩很优秀,得到了导师组的认同,而录取博士生的工作仍有漫长的审核程序,他便回到了列宾美术学院去完成他的毕业创作。他的录取通知书是在零九年四月下发的。

 

       至今,他作为我的学生仅有一年时间,半年中有一些课要上,在我的指导下完成了一篇论文。同时,我安排他参与大型历史组画《长征》的创作,他的任务是很繁重的。我认为,给青年人压些重担使有好处的,让他在实践中提高技艺。的确,从中我看到了他的孜孜不倦,看到了他的卧薪尝胆。其实,学院倒是个很好的机制,为了出作品,出理论,出人才,学院每年拿出专款鼓励青年人出作品,这次他也得到了学院的资助在M50创意中心和学院展厅举办他的作品展,并出版自己的画集。

无可置疑,出个人画集,就是把自己“和盘托出”,你的造型水准,色彩修养,技艺高下,性格取向,品行情趣,神意所致,全都裸现于纸上。

 

       他的作品我都历历过目,大部分是他在国外留学的习作,包括素描和油画,当然也有些新作。这些作品造型严谨,一丝不苟,他始终是从结构入手,抓住了人物的总体造型感,有条不紊的作较概括地刻画和描绘。因此整个画面不会处于零乱和散落的状态。他的油画人体结构严密,形体完美,色彩单纯。他的作品表现手法很平稳,没有强烈的笔触和跳跃的色彩,似乎是理性多于感观,我想这是他的个性所然。其实,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追求和个性表现,要不就成千篇一律的作品了。在我看来,如果画面有一些“华彩”乐章的表现会更好,这是我要与他共勉的。

 

       我很欣赏他在基础训练上的严肃和认真地态度,这确实需要脚踏实地, 一步一个脚印地渐行,不能有半点马虎和怠慢,因为这是筑万丈高楼的地基。诚然,把握客观对象自如于心,才能事半功倍,才能得心应手。从他的这些作品不难看出列宾美术学院二百多年来学院派的传统教育和契斯恰科夫教学体系的反映。这里使我想起了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说到他们成功秘诀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基础与创造力。从中我们可以得到启迪,我始终不渝的认为,艺术的成功也离不开这两点。

 

       我建议他对自己的作品作一些阐述,用文字记录下,当画一幅作品时是如何给自己一个研究的课题,或者想通过一次画作来解决自己常犯的什么毛病,哪怕一点一滴的想法也罢,好让这本画集不仅仅只是秀画而已,而是一本有学术价值的,既秀作品,又能解析的画集,是一本有可读性的画集。

 

 

                                                               2010 年3月3日



《卡留塔》画集

上一篇

下一篇

《溯本求源——王剑锋留俄作品集》